網站首頁 > 神農島 > 兩會直播:農業供給側改革到底怎麽改?韓長賦部長給出最新答案

兩會直播:農業供給側改革到底怎麽改?韓長賦部長給出最新答案

 

導語:一號文件把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爲主線,但改什麽,怎麽改?今天上午,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副部長張桃林就“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相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小編已在第一時間裏爲大家整理出來。一起快來看看,這些農業部長們都說了啥。



 


 

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三大背景

 

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個全局性、方向性的問題。



1、我們國家農業經過了“十二連增”,在總量上得到了比較好的解決。但是,結構性矛盾突出、供求關系發生了新變化、同時城鎮化加快、人們的消費結構和水平也明顯提高,一般的農産品不缺,但是優質、綠色農産品是不足的。



2、有的品種供大于求,但有的品種卻供給不足,比如供大于求的、庫存增加的像玉米。



3、從國際上看,我國農業發展也面臨著嚴峻的國際競爭,這是我們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三大背景,也是三大必然。



所以,中央提出要大力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是農業政策調整和完善的方向和重點。



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要解決三個方面的問題

 

一是適應市場需求,改善農産品的供求關系。



二是提高農業的質量和效益,增加農民的收入。



三是促進農業轉型升級,提高競爭力。



在具體措施方面,主要是抓好以下五件事

 

一是去庫存。改善供求關系,主要是減玉米。2016年,已經調減了近3000萬畝,今年還要繼續增加。所以,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講到,要繼續適當調減玉米種植面積。韓長賦部長表示,希望今年能夠調減到4000萬畝,經評估,今年由于實行玉米收儲制度的改革,玉米價格向市場回歸,所以也會引導農民進一步調整結構。



二是補短板。就是要補齊優質品種、短缺産品、生態環境的短板。比如要振興奶業,增加大豆生産,發展綠色生態、環境友好型農業。



三是增效益。農業的效益問題關系競爭力,也關系農民的利益。現在一方面農業生産的成本“地板”擡升,另外一方面,大宗農産品價格“天花板”在下降,所以效益和增收的空間受到擠壓,要在這個方面采取措施,特別是大力推進節本增效和適度規模經營,再就是拉長農業的産業鏈。總之,要通過節本增效,降低生産成本,減少流通成本,提高農業效益。



四是育主體。就是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包括農村的職業農民,也包括返鄉下鄉的農民工、大學生、科技人員和退伍軍人,農業企業和農民合作社,發揮適度規模經營對結構調整的引領作用。



五是增動能。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深化糧食等重要農産品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的改革。二是發展農村的新産業、新業態,比如農産品加工、農村電商,還比如休閑農業,通過這些方面來激發活力,增加動力。



這五個方面是農業部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措施,當然還有一點要注意,就是調整結構絕不意味著放松糧食生産,總體上還要保持糧食産能穩定,尤其是不能削弱糧食生産能力。




 

消費需求升級,農業部有何措施提升農産品質量安全水平

 

關于農産品質量安全,韓長賦表示,總體向好,但問題還不少,尤其是種植業和養殖業中農藥和獸藥的使用。



農藥、獸藥殘留,主要發生在種養環節,也有一部分發生在流通環節,比如魚的非法添加問題,有的是在運輸環節。這方面,農業部正在采取幾項措施:



一、狠抓高毒農藥的管理。高毒農藥這幾年已經禁用了39種,還有12種要限定在非食用作物上使用。現在,高毒農藥使用量比重已經從本世紀初的35%下降到2%。下一步還要本著“時機成熟一個禁用一個”原則分步推進,現在已經列入計劃的近兩年要淘汰的還有3個。有的說,爲什麽不能馬上淘汰呢?因爲有一些害蟲,比如地下害蟲,像經濟作物、非食用作物,包括林木害蟲,有時候還需要這樣的藥物。所以,要加強研發,要有替代品。 



二、要加大蔬菜生産基地農獸藥殘留超標檢驗,實行市場准入制度,加大源頭管理。現在農業部已在“菜籃子”生産大縣推廣生産者合理的科學用藥,同時推廣專業化的統防統治。 



三、狠抓“三魚兩藥”。針對孔雀石綠、硝基呋喃進行專項整治,嚴查打擊違禁使用行爲。現在看,主要是在魚類長途運輸中使用,因爲消費者在有一個消費習慣,願意吃活魚,活魚長途運輸容易死,所以有一些經營者就進行非法添加。總的來看,情況是向好的方向發展。



四、狠抓抗菌素藥物的使用。開展全國獸藥抗菌藥的綜合治理五年行動,要推廣二維碼、獸藥處方和休藥期制度。



五、繼續嚴查打擊“瘦肉精”,發現一起,打擊一起。



下一步,農業部將在農産品質量安全方面,重點推進“三化”。一是推進標准化生産。二是狠抓全程化監管。三是推進品牌化建設。特別是在規模經營主體中首先推廣標准化生産。


農村金融如何支持農業供給側改革

 

我國農業還存在貸款難、融資貴、保險少的問題,這幾年國家采取了一些措施,有關部門也積極支持,這個問題有所緩解。



但是農業特別是從事種養業新型主體融資難,仍然是金融服務方面的一個短板。現在有關金融部門已經把這個事情拿到重要議程上來,農業部和財政部包括和央行、銀監會、保監會共同行動,通過一些措施和制度性安排,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具體講,有這麽幾件事:一是建立農業新型經營主體貸款的擔保體系,這個方面農業和財政部每年安排200多億,今年是第三年,可以安排到600多億資金,建立一個擔保基金,爲新型經營主體規模經營提供擔保。爲此,我們正在建立一個規模經營新主體的直報系統,就是使它透明,有利于盡快得到生産經營的融資支持。



 

以下爲農業部長韓長賦等就“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答記者問全文



一、一號文件把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爲主線,農業部有何考慮和安排,改什麽,怎麽改?



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個全局性、方向性的問題。



1、我們國家農業經過了“十二連增”,在總量上得到了比較好的解決。但是,結構性矛盾突出、供求關系發生了新變化、同時城鎮化加快、人們的消費結構和水平也明顯提高,一般的農産品不缺,但是優質、綠色農産品是不足的。



2、有的品種供大于求,但有的品種卻供給不足,比如供大于求的、庫存增加的像玉米。



3、從國際上看,我國農業發展也面臨著嚴峻的國際競爭,這是我們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三大背景,也是三大必然。



所以,中央提出要大力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是農業政策調整和完善的方向和重點。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要解決三個方面的問題:



一是適應市場需求,改善農産品的供求關系。



二是提高農業的質量和效益,增加農民的收入。



三是促進農業轉型升級,提高競爭力。



在具體措施方面,主要是抓好以下五件事。



一是去庫存。改善供求關系,主要是減玉米。2016年,已經調減了近3000萬畝,今年還要繼續增加。所以,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講到,要繼續適當調減玉米種植面積。



二是補短板。就是要補齊優質品種、短缺産品、生態環境的短板。比如我們要振興奶業,增加大豆生産,發展綠色生態、環境友好型農業。



三是增效益。農業的效益問題關系競爭力,也關系農民的利益。現在一方面農業生産的成本“地板”擡升,另外一方面,大宗農産品價格“天花板”在下降,所以效益和增收的空間受到擠壓,要在這個方面采取措施,特別是大力推進節本增效和適度規模經營,再就是拉長農業的産業鏈。總之,要通過節本增效,降低生産成本,減少流通成本,提高農業效益。



四是育主體。就是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包括農村的職業農民,也包括返鄉下鄉的農民工、大學生、科技人員和退伍軍人,農業企業和農民合作社,發揮適度規模經營對結構調整的引領作用。



五是增動能。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深化糧食等重要農産品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的改革。二是發展農村的新産業、新業態,比如農産品加工、農村電商,還比如休閑農業,通過這些方面來激發活力,增加動力。



這五個方面是我們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措施,當然還有一點要注意,就是調整結構絕不意味著放松糧食生産,總體上還要保持糧食産能穩定,尤其是不能削弱糧食生産能力。



二、農業部在稭稈焚燒、糞汙亂排等農業汙染方面有何措施



近年來,我國農業持續穩定發展,養殖規模是巨大的,肉類産品是世界第一,8000多萬噸肉類産品,一年生豬的飼養量大數接近12億頭,禽類一年中出欄130多億只。



但是在爲老百姓提供豐富多樣的農産品的同時,也産生了大量的副産品,每年産生的畜禽糞汙,包括屠宰場清理糞汙産生的汙水30億噸,稭稈8億多噸,還有大量的農膜沒有回收。



農業的環境問題已經成爲一個突出問題。近年來,農業部會同有關部門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先後出台了農業環境突出問題治理的總體規劃,還有全國農業可持續發展規劃。



2015年,我們提出並打響了農業面源汙染防治攻堅戰。2016年,已經在全國實現了農藥使用量零增長,這也是第一次,以後還要降。糞汙的處理和利用率也從2012年的50%達到了去年的60%



下一步,我們將把綠色發展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一手抓資源保護,一手抓廢棄物的治理,要努力把農業資源過高的利用強度緩下來,把面源汙染加重的趨勢降下來。具體來說,要推動開展五大專項行動:



1、畜禽糞汙治理行動。我們的目標是今年開始,一年試點、兩年鋪開、三年大見成效、五年全面完成。就是說,要經過五年的努力,使全國的規模養殖場糞汙都能無害化、資源化利用。



今年我們采取幾項措施:一是首先在100個畜牧養殖大縣開展試點。二是正在研究出台制度性措施,就是規模養殖場必須承擔治理汙染的責任,把它作爲一個市場准入,當然國家會支持建設這方面的設施和開展處理工作。三是在財政上采取先建後補,支持第三方治理等措施,進行糞汙收集、儲存、運輸、處理,包括怎麽樣把它能夠施用到農田裏去的一些措施。



2、果菜茶有機肥替代化肥行動。我國化肥用得多,主要是園藝作物用得多,大概40%用于園藝作物,40%不到用于糧食和大田作物,還有接近20%用在綠化、工業方面。所以,推進這些方面的化肥減量是一個重點。



另外,大家最關心的是菜籃子産品、水果、蔬菜,我們把它們作爲農産品質量提升的抓手。今年,首先在果菜茶的核心産區,知名品牌的生産基地來推廣,力爭到2020年使果菜茶的化肥施用量比目前減少50%以上。



3、東北地區稭稈處理行動。東北是玉米主産區,苞米稈子漫山遍野,怎麽處理?我們進行專項研究,通過機械化還田,支持開展飼料化、基料化,比如搞食用菌,還有能源化,比如支持稭稈發電,支持企業探索産業化的利用機制。



4、以長江爲重點的水生生物保護行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是我國新的發展大戰略,這些年來,長江的水源生態、魚類生態還存在很多問題,漁業的過度捕撈、運輸方面的采礦、工業汙染等都對水生生物有影響。從農業方面來說,要完善休漁禁漁制度,推進漁民轉産轉業。從今年開始,率先在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實行全面禁捕,然後在長江幹流和重要支流進行全面禁捕;在通江湖泊和其他重要水域實行限額捕撈制度。



5、農膜回收行動。在一些地區減少地膜使用,推廣使用適當加厚、便于機械化回收的地膜,同時采取以舊換新的財政補助政策,鼓勵農民回收地膜。



三、農業部門對轉基因技術持什麽態度及發展轉基因具體的路線圖是什麽



轉基因問題專業性強、涉及面廣、關注度高。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同時也是農業科學專家從兩方面回答了這個問題。



首先關于轉基因技術及其安全性。轉基因技術是現代生物科技前沿技術。在農業的節本增效、資源高效利用、抗蟲抗旱、減少農藥的施用量,推進綠色發展等方面有獨特的作用和巨大的潛力。



轉基因技術的安全性是可控的,是可以有保證的。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聯合國糧農組織與世界衛生組織等部門就轉基因技術的評價及安全性方面,制定了一系列國際公認和遵循的評價標准與准則,以保證經過安全評價以及批准的轉基因産品除了增加我們期望的特定功能外,比如抗蟲抗旱功能,並不增加任何其它的風險。



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歐盟委員會、國際科學理事會等衆多國際權威機構對轉基因安全性進行了長期跟蹤、評估、監測,結果都表明,經過安全評價獲得政府批准的轉基因産品跟與非轉基因産品是一樣安全的。



去年以來,已經有120多位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聯名簽署公開信,呼籲尊重有關轉基因安全性方面的科學結論。事實上,自1996年轉基因批准商業化種植以來發展迅猛,全球轉基因的種植面積約300億畝,種植的國家有28個,另外還有37個國家和地區進口使用轉基因産品,沒有發現一例被證實的安全性問題。



第二,關于我國轉基因的發展戰略和監管情況。我們國家對轉基因的方針是一貫的,明確的,就是研究上要大膽,堅持自主創新;推廣應用上要慎重,確保安全;管理上要嚴格,就是要嚴格依法監管。



應該說,我們國家在轉基因的安全性管理上依法嚴格規範。



首先,我們國家轉基因安全評價遵循國際公認的權威評價標准和規範,同時,我們也借鑒了美國、歐盟等國家的一些做法,結合我們的國情,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規、技術規則和管理體系。二是我們國家有12個相關國家部委組成的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三是成立了國家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委員會,負責具體安全評價。這個安委會現在由75個跨部門、跨學科的專家組成,他們都是農業和醫藥、衛生、食品、環境等相關領域的權威專家。



在依法嚴格監管方面,建立了屬地管理爲主的管理體系,強化督查。對違法、違規行爲,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我想在這裏說明一點,從目前查處的非法種植的轉基因作物看,它們都是已經獲得國外安全證書和我們國家進口安全證書的,並在國外廣泛種植,這也表明它們是安全的。但是,由于按照我們的評估規則跟程序,沒有批准被種植,所以仍然是違規的,我們還是要對它進行禁止種植。



下一步,關于轉基因發展的思路是積極、穩妥的推進這項工作,我們也制定了一個路線圖,就是按照“非食用→間接食用→食用”這樣一個路線圖來推進工作。就是說,首先發展非食用的經濟作物,其次是飼料作物、加工原料作物,最後是食用作物。當然口糧我們是慎之又慎,目前爲止還沒有轉基因糧食作物商業化種植。



四、農村土地強占強拆的問題比較嚴重,農業部對農村土地流轉,尤其保護農民土地的權益方面有何措施



農村土地問題,可以說是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的根本問題,我們現在推進農村改革,仍然是以農民和土地的關系爲主線,因爲土地問題涉及到糧食安全、涉及到飯碗,這是我們十幾億中國人民的事。另外一個方面,涉及億萬農民的權益,所以我們在土地問題上是高度重視的。



土地問題是現在農村改革的重點。從你提的問題來說,一個是關于土地流轉問題,現在全國大的數字是土地流轉面積占家庭承包耕地總面積在35%左右,流轉的形式有多種。土地流轉是發展現代農業的方向,因爲土地作爲生産性要素需要流動起來,發展現代農業需要有規模經營,同時土地流轉也是實現農民對土地權益的一個路徑,因爲有些農民進城打工了,所以承包地不種了,過去是家家包地、戶戶種田,現在很多承包戶不種了,他要進城打工,他的土地需要實現它的價值,所以就流轉給願意種田的。爲此,中辦和國辦專門下發過相關文件。



在土地流轉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保護農民的權益。所以現在我們在進行承包地的確權登記頒證,把每一個農民承包地在哪兒、究竟有多大面積、地力如何、土地生産能力怎麽樣,都進行明確勘測、評估和登記,然後發一個證。農民講這叫確實權、頒鐵證,就是保護他的利益,他不用擔心了,可以安心出去打工了。另外,我們實行“三權分置”,就是把土地的集體所有權、農戶的承包權和經營權分開,使集體、承包農戶和流入土地者的權益能夠都得到保護,並且能夠平衡。



說到使用權問題,既然設定使用權,而且流入土地搞生産經營要有這個權利,當然要保護,要使它的使用權的權能也得到實現。我舉一個例子,比如,我們正在進行的土地使用權的抵押貸款試點,流入土地了,生産要用貸款,使用權也可以抵押,目前做的一般都是抵押它預期收益,還有其他方面的探索。比如,我們對流入土地的規模生産者的保險方面的補助試點等等,這都是他的使用權的體現。因爲我們政策方向也是支持土地的規模經營。



當然要說明一點,就是使用權的實現不能侵害承包權和所有權。怎麽保證?就是合同約定,就是承包農戶和流入方有合同,這個合同要在農業部門進行鑒證,雙方權益都要得到保障。一方面,引導合理的土地流轉費,保障農戶的權益;另外一個方面,也保障流入方的權益,這樣的話,大家就有一個明確的生産經營預期,有利于土地流轉健康發展。



我還想補充說一句,現在發展適度規模經營,不僅只有土地流轉一種方式,還有一種很普遍的方式,而且我認爲這是很有前景的方式,就是土地托管,有的是半托,某一個生産環節托給你管了,有的是全托,就是全年幫你種植,到年底算賬就可以了,這也是實行規模經營的一種方式。



總之,在土地問題上,中央的政策方針是明確的,我們要抓好這方面的落實,保護農民的權益,同時激活土地的要素。



五、農業部采取什麽措施,在保證水産品供應的同時,也能夠保護水域的生態環境?



中國人愛吃魚,我們講年年有余,無魚不成席。改革開放之初,我們進行農産品的收購和流通制度改革,首先是從魚開始的,那還是80年代。我們花了10年左右的時間,解決了城鄉居民吃魚難的問題,現在老百姓不僅是過年過節要吃魚,幾乎天天要吃魚,我們不但要吃四大家魚,還要吃高檔海鮮,野生河鮮。這給我們漁業發展帶來的機遇,同時也提出了挑戰。這些年,我們的水産品産量上去了,供給有保證了,老百姓吃魚還可以選好的了。但是漁業也遇到了“成長中的煩惱”,就是受環境汙染等因素影響,比如,魚類産卵場遭到了破壞,造成了漁業資源的衰退。再比如,由于過度捕撈,再加上一些不法分子使用絕戶網、大小魚通吃,造成魚越撈越小、越撈越少。還有一些地方近海和內陸的水域、池塘、湖泊、水庫,網箱養殖密度過大,大量投放餌料,也造成水質惡化,影響了水生環境和産品質量。 



總的來說,目前漁業的主要問題不是總量問題,而是生態問題,以及由此連帶的産品質量問題。這方面,我們要堅持問題導向,堅持環境生態優先的發展理念,要把生態和資源保護放在漁業發展的突出位置。這方面,我們將采取這樣幾項措施:



一是全力推動在長江流域由重點地區到全面禁捕,水生保護區全面禁捕。



二是推動捕撈漁民減船轉業,實施資源總量管理制度。“十三五”期間,沿海要再減少2萬艘漁船,要使長江的漁民基本上能夠退捕上岸。 



三是深入開展“絕戶網”和涉漁的“三無”船舶進行清理整治。要實施更嚴格的休漁和禁漁制度,嚴厲打擊非法捕撈的行爲。



四是積極推進漁業的科學布局。明確禁養區、限養區和養殖區,大力推廣健康的養殖方式,降低湖泊、水庫包括近海的養殖密度。



五是大力發展海洋牧場。積極開展增殖放流,我們每年都在有關水域投放魚苗。要調減近海養殖,發展深海養殖。



總之,我們要既保吃魚又保環境,和諧共生。



六、農業供給側改革方面,我們是否有一些金融支持的具體安排



這個問題是大家關心、農民期盼的一個問題。我們農業貸款難、融資貴、保險少,這個問題確實存在,這幾年應該說國家采取了一些措施,有關部門也積極支持,這個問題有所緩解,但是農業特別是從事種養業新型主體融資難,仍然是金融服務方面的一個短板。現在有關金融部門已經把這個事情拿到重要議程上來,農業部和財政部包括和央行、銀監會、保監會共同行動,通過一些措施和制度性安排,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具體講,有這麽幾件事:一是建立農業新型經營主體貸款的擔保體系,這個方面農業和財政部每年安排200多億,今年是第三年,可以安排到600多億資金,建立一個擔保基金,爲新型經營主體規模經營提供擔保。爲此,我們正在建立一個規模經營新主體的直報系統,就是使它透明,有利于盡快得到生産經營的融資支持。



七、去年我國糧食産量出現了首次回落,農業部怎麽評價這一回落的?今後是否會繼續加強對糧食生産的一些政策支持



農業是全面小康社會和實現國家現代化的基礎,糧食應該說是基礎的基礎。你剛才提的這個問題,我們的糧食生産增産那麽多年,去年確實減産了,大家有一些不太習慣,因爲我們是“十二連增”,2016年糧食減少104億斤,但是我想說明的是,仍然是第二個曆史的高産年。而且減的主要是玉米,這是我們主動調整的結果,也是意料之中的。所以,糧食産量根據當期的供求關系適當有一些增減,這是正常的,而且也會成爲一種常態。比如玉米這些年確實産量增加,進口也增加,庫存也增加,三量齊增,供大于求,所以帶來一些新的問題。去年,國家爲了解決這個問題,啓動了玉米收儲制度改革,將實行了8年的玉米臨儲政策調整爲市場定價、價補分離,就是市場化收購,加上給農民補貼,這是我國糧食收儲制度的一項重大改革。現在看,這項改革取得了明顯成效,理順了價格,激活了市場,提高了競爭力,帶動了玉米加工,也倒逼了結構調整。所以,我們去年玉米面積減少了近3000萬畝,那些停産、半停産的玉米加工企業都轉起來了。因此,對我們的糧食産量的年度間合理性波動,我們也要理性來看。



坦率來說,糧食生産是一個兩難,多了不行,少了更不行。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地端在自己手上。所以,我們糧食生産沒有放松,也不能放松,作爲農業部門來說,我們的第一位的職責還是要保障全國人民能夠到點開飯。



剛才你問到下一步的措施,我們將貫徹國家新的糧食安全戰略,首先要守住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底線。概括來說,就是“三個兩”: 



一個是要保住兩大口糧。就是要保持稻谷、小麥這兩大口糧的面積和産量總體穩定,確保口糧絕對安全,爲此要完善稻谷、小麥的最低收購價政策,特別要加快劃定糧食生産功能區,把口糧生産任務落到地塊,當然對此要有政策支持。



二是穩住兩個積極性。就是要穩住地方政府重農抓糧和廣大農民務農種糧的積極性,要完善糧食價格政策,健全生産者補貼制度,給種糧農民以適當補貼。發展糧食適度規模經營,讓種糧的人有賬算。同時,要完善主産區利益補償機制,重點加大對産糧大縣的獎補力度,讓地方發展糧食生産不吃虧。



三是實施“兩藏”戰略。“藏糧于地、藏糧于技”,鞏固提升糧食産能。這樣的話,市場和年度産量有一些波動,這個沒有關系,只要我們有需要,就産得出、供得上。“藏糧于地”,就是重點加強高標准農田建設,“十三五”末要確保達到8億畝,力爭搞到10億畝。“藏糧于技”,就是重點支持種業科技創新和農業技術集成創新,還要通過機械化降低糧食生産成本。總之,我們要給糧食生産插上科技的翅膀。這三點是我們是下一步糧食方面的基本方略。



八、消費需求升級,農業部采取什麽措施,進一步提升農産品質量安全水平



農産品質量安全,每年的記者會都會有記者朋友提問。這個問題,5號上午我在部長通道作了一個回答。我想總的說,總體向好,但問題還不少,所以我們不能松懈。人民群衆對農産品質量安全高度關注,所以農業部門有責任把這項工作做好。你剛才提到的關于農藥獸藥殘留問題,這確實是突出問題,我想就這個問題講講。



關于農藥、獸藥殘留,主要發生在種養環節,也有一部分發生在流通環節,比如魚的非法添加問題,有的是在運輸環節。這方面,我們正在采取幾項措施,下一步要加大力度。



第一,狠抓高毒農藥的管理。高毒農藥這幾年已經禁用了39種,還有12種要限定在非食用作物上使用。現在,高毒農藥使用量比重已經從本世紀初的35%下降到2%。下一步還要本著“時機成熟一個禁用一個”原則分步推進,現在已經列入計劃的近兩年要淘汰的還有3個。有的說,爲什麽不能馬上淘汰呢?因爲有一些害蟲,比如地下害蟲,像經濟作物、非食用作物,包括林木害蟲,有時候還需要這樣的藥物。所以,要加強研發,要有替代品。



第二,要加大蔬菜生産基地農獸藥殘留超標檢驗,實行市場准入制度,加大源頭管理。現在我們在“菜籃子”生産大縣推廣生産者合理的科學用藥,同時推廣專業化的統防統治。 



第三,狠抓“三魚兩藥”。針對孔雀石綠、硝基呋喃進行專項整治,嚴查打擊違禁使用行爲。現在看,主要是在魚類長途運輸中使用,因爲我們有一個消費習慣,大家願意吃活魚,活魚長途運輸容易死,所以有一些經營者就進行非法添加。總的來看,情況是向好的方向發展。 



第四,狠抓抗菌素藥物的使用。開展全國獸藥抗菌藥的綜合治理五年行動,要推廣二維碼、獸藥處方和休藥期制度。



第五,繼續嚴查打擊“瘦肉精”,發現一起,打擊一起。 



下一步,我們在農産品質量安全方面,重點推進“三化”。一是推進標准化生産。二是狠抓全程化監管。三是推進品牌化建設。特別是在規模經營主體中首先推廣標准化生産。